产品搜索
产品分类
 
外宣问题的复杂性??三谈外宣工作中的问题
作者:admin    发布于:2021-11-22 21:20   
摘要:html模版 外宣问题的复杂性??三谈外宣工作中的问题 六月份写了两篇关于外宣工作的文章《我国对外舆论宣传中亟待补充的一个元素》和《再谈外宣工作中的问题》,看到微博网友@徐记观察?提出的外宣工作中存在的一些问题现象(原文链接:src="/bbs/2021/11/21/20

html模版外宣问题的复杂性??三谈外宣工作中的问题

六月份写了两篇关于外宣工作的文章《我国对外舆论宣传中亟待补充的一个元素》和《再谈外宣工作中的问题》,看到微博网友@徐记观察?提出的外宣工作中存在的一些问题现象(原文链接:src="/bbs/2021/11/21/20211121112626539.jpg?imageView2/2/w/500/format/jpg">

外宣的问题比较复杂,是由多种因素共同构成的。除了图中提到的,另外再说一点。

在我国当代政治体系中,宣传环节是比较微妙的,与境外大多数党派都不同。境外大多数实行多党选举,这种体系之下,决定谁上位的因素中,政绩不是太重要,政治理念、族群、宗教,甚至丑闻、形象展现,这些意识形态层面的东西是更具有决定性的。

政绩来的太慢,四年做完,都不一定能够完全展现出来,投入资源巨大,收获不稳定,而且对新人来说,也没有什么政绩可以展现。

因此,在利益诱导下,文宣这种“短平快”的“赚选票”方式,是各个选举型政党必须具备的。你文宣不行,拼不过别人,那就上不了台,或者会下台,下一年就没有dollar可以捞。

在这种市场竞争之下,只会念经的宣传团队在三天两头的政党支持率调查中表现不佳,搞不好很快就会被解雇了。

在你死我活的实战场景下,所有的宣传团队,都会注重实效,注重“受众”的诉求、喜好、特点,去制作受众愿意接受、乐于接受、容易接受的文宣产品。

目前大陆的各类营销号也是类似的,首先要考虑怎么能引爆热点,能吸引眼球,能上热搜,能弄到广告、推广和打赏。

而我国官方宣传则是另外一种情况,没有政党选举的需求,不需要市场的检验,宣传就逐渐蜕变为“为领导服务”,而不是“为受众服务”。因为受众评价好坏对我没什么影响,但领导某天看到自己在某个活动中的排名怎么不对了,那这就是大事了。

天长日久,就逐渐变成了“广播电台”式的宣传,哪怕使用的是互联网的工具。也只是自顾自的单向输出,以发了多少篇稿子,点击量多少,转发量多少这些能直观显现的数字作为评价标准,至于数字怎么来的则不是很在意。只要领导看到数字好看,满意,又不出什么问题,就行了。

所以有句话叫“跟着组织部,年年有进步;跟着宣传部,年年犯错误”。因为不需要用宣传来打天下,所以宣传好了也没有用处,而且在没有市场反馈机制的情况下,评价“好”和“不好”也是个问题,只能以发稿量、点击量和转发量这种能数字化的指标来评价,至于内容如何,渗透程度如何,则无法体现。反之,如果哪句话说错了,引发了什么“舆情”,或者让某位领导看到不高兴了,那就要影响仕途了。

所以,既然宣传好了带不来好处,有了错误要挨罚。那自然就会越来越保守,越来越八股,越来越谨小慎微,越来越“面向领导搞宣传”,越来越官僚化,越来越“以发稿量论政绩”。

搞宣传的人,不是没有人才,如果让他自己遇到个什么事要在网上写小作文了,那文采绝对比他做官样文章的时候飞扬多了。

既然宣传并不是一个战斗单位了,不需要它打天下了。那就会蜕化为官僚机构,里面自然就会吸引一批只是为了官位和钱财,而实际上根本对党的事业完全不在意,甚至敌视的人,利来国际下载。官僚机构嘛,招人要看学历,看履历,看学校出身,但并不怎么需要看立场和服务意愿。甚至领导自己也不在意,反正也不需要靠这些人去替自己骗选票。

因此,宣传的实际效果就逐渐变成了??受众不在意,喉舌不在意,领导也不在意。大家都不在意,心照不宣,都很配合的装作确实是有宣传工作的,这套机器是还在运行的。实则这台机器的很多部件都是处于空转状态,只是在耗油耗电而已。

我以前写过一篇文章,把我国体制内的各个部门分成两类,一类是日常工作可检验的,包括卫生、公安、经济、财税、教育等等,另一类是日常工作无法直接检验的,包括宣传、统战、文明等等。而对于后者来说,既然工作成果无法检验,那就会天然地用“可检验”的数据来替代,比如发稿量来衡量宣传,比如用邀请多少台湾人来访问来衡量台办。从而逐渐陷入“为了指标而指标”、“忘了初心”的现象。

境外宣传效果之所以好一些,是因为它们的宣传效果是“可检验”的,能骗到选票,那就是好的,骗不到,你就滚蛋。

我们当下的这套官僚体制,其特点是组织力强,能够快速按照上级部署反应,能推进长远计划,执行力强,对于评价指标与实际目的匹配较好的领域,成果巨大。适合于发展国家、集中力量办大事、搞基建、搞大科技协作、发展全民教育、提高人民生活水平、搞环境保护、发展军事、发展工农业、搞社会综合治理、搞竞技体育、公共卫生。

不适合的领域,则包括部分文化产业(只是部分)、意识形态宣传、面向群众的公关和舆论、讲故事,等等。

另外还有一些领域是介于以上二者之间的,例如统战等。

中国体制的优越性,也在于其“拿手”的部分,恰恰是对国民发展更重要的领域,所以中国能够在短短几十年里从一穷二白迅速崛起。而其软肋部分,也是西方(以及台湾)更拿手的领域。无论其优越部分还是软肋部分,都是这套官僚体制的特性和外在体现,是一个硬币的两面。

所以我以前也提过一个大胆的设想,对于当下体制不拿手的领域,是否可以单独抽取出来进行改革,用另外一套机制去运行。比如文化管理、意识形态宣传、公共舆论等等。但也比较困难,处理不好就会陷入“一抓就死,一放就乱”。这里面有大量的理论问题和细节技术问题需要研究、分析和解决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footer2.htm